蛇宫 分节阅读 6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机关等不同机构处。
一本杂志大小的交换口是开在木质墙上的。没有工具,那人手试了一下,并不容易撕开。里面,晓菌也在发出尖叫声了。看不清印秋在干什么。那人急着设法扩大交换口,四名乘着摩托的警察飞驰而来,有一个毛躁的警察,竟然想砸玻璃墙。被那人厉声喝住了。等到看清蛇宫铺天盖地的大小蛇,4名警察身体似乎就一起矮了下去。他们面面相觑。
那人建议他们打开交换口。警察们反应很快,马上一、二、三,同时徒手用力,哗地,交换口被撕开了。这期间,晓菌的惨叫声和印秋的狂笑声,交织而起。两人已经扭打到地上了。晓菌已经披头散发,蛇宫里面,简直就像两人女野人在蛇群中厮打。
可以爬进人了。可是,四名警察还在面面相觑。
他们惊恐地发现,玻璃房中有很多条眼镜蛇,而且,因为里面从未有过的剧烈的场面,使所有的眼镜蛇,都竖着上半身,一根根,小树丛一样。它们一律扁着脖子,处于高度备战状态。
有一个警察掏出电话,申请雨鞋橡胶手套什么的。
晓菌发出奇怪的声音。原来印秋已经把骨酥的蛇,作为绳索,正疯狂地勒着晓菌的脖子。印秋身上的蛇们已经跑光。晓菌在不住地踢脚,但显然不是牛高马大的印秋的对手。
警察急得搓手。
那人看着警察,脸色煞白。他似乎想离开,又似乎无法移开步子。
里面传出一声声非人的尖叫。已经分不清是谁的声音了。
突然,那人蹬上放置矿泉水机的桌子,他一手扯开警察们撕松的木板,探身就跃进了蛇宫。
一瞬间动作极快,警察一怔之下,全部挤向交换口,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人。
那人冲上去,从背后一把拖下了印秋。印秋似乎吓了一跳,看清那人就在身边,一个转身,就扑上去。那人躲闪不及,薄毛衣肩袖下和前襟之间被印秋一把撕开,印秋像水蛭一样紧贴在那人身上,满是蛇血的嘴,不知道里面是否含着蛇肉,她疯狂地要吻那人。那人闻到很难闻的腥味,竭力扭头喊,快把她敲昏!
晓菌回过神来,马上拿起一只皮鞋冲过来。当然,毫不奏效,反而更加激怒了印秋。印秋厉声长号,双臂狂舞,又踢又打又咬。那人逮着距离,狠狠一拳打在印秋颞部。印秋像个疯狂的女魔头,瞪了一眼,总算颓倒在地。
这期间,那人感到左小腿、右膝盖下,相继发出钻心的疼痛。他知道,肯定是被眼镜蛇袭击了。
晓菌对终于平安的反应,竟然是号啕大哭。
交换口有各种人声传来,好像是关于开不开锁的争论。那人坐了下来。那人说,先别哭,你看看自己和她是否被蛇咬到了?
晓菌恍然醒悟。看完自己又检查晕迷的印秋。突然,她惊叫起来,你怎么样?你身上有异常吗?
那人摇头,说没有。晓菌跪在那人身边,你真的没事吗?竹叶青咬了你,是不会痛的,我不是告诉过你了,还是查查看。那人摇头,说,我还不知道自己吗?血液毒是钻心痛,神经毒是微痒的,对不对?
晓菌说,没错。看来你经常来看蛇,它们也认识你了。我们老板肯定会感谢你。你很累是吗,要不要出去?
那人没马上回答。他好像是侧耳在听外面关于要不要释放印秋的争论。晓菌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她甚至有点怕那人马上要出去了。她干嚎似的又哭起来。
那人疲惫地说,你把她先绑起来吧。没有绳子就用长筒袜。外面的讨论看来没那么快。
晓菌干哼着说,你不要动,它们就不会咬你。她哭哼哼着一边找袜子一边看那人。看那人似乎老想闭上眼睛。正想问,那人说,我要走了。那个你无聊时候最喜欢听的vcd片,我还没讲完。你还想听吗?
现在?神经病啊!!
那人说,还是听吧。爱情故事中的那个人,有一天听到他太太诚实地告诉他,说她从来都没有爱过他。她不该用她的青春和幸福和家人怄气。其实,这问题,那个人从十二岁就知道答案,但是,那个人还是承受了巨大的伤心。那人多么希望她一辈子都别说啊,自欺欺人是种快乐啊,可是她说了,这是大年三十晚上的事。片子到这里,该剪接一下啦。两个月后,一个城市的有一个地方,是个服装批发中心。周边地区很多人都到那里进货。可是,有一天傍晚,人们下班的时候,突然发生了银行抢劫案,三名蒙面劫匪,其中一个有枪。
那人开始发音不太清晰了。呼吸也明显不顺畅起来。他停了停,其实他的眼睛也开始模糊,神志有点飘忽,好像有点像酒精反应,要是双腿不是那么剧烈疼痛的话。他挺喜欢这种感觉。
那起抢劫案,策划得相当成功,他说。
晓菌瞪大眼睛,停止了干哭。她的眼睛在搜寻那个人暴露的皮肤,她根本不再听故事。那人一直闭着眼睛。突然,晓菌把那人的左腿裤管一把捋起。那条腿已经成为青紫色,而且肿得像冬瓜!伤口的血发黑的,完全凝结。要是不凝结,割开伤口排毒还是有效的。但凝结就没什么用了。
晓菌像触电一样一蹦而起,趔趔趄趄地直扑交换口:
血清!给我血清!快点啊!
有人递进了几个小瓶小袋。其中一个大瓶是点滴的葡萄糖水。受到专业训练的晓菌非常清楚程序,她首先要把紧急解毒针剂注射进肌肉,马上,还要对那人同时进行血清和葡萄糖点滴。受伤者,一只手臂静脉点滴一种。但是,刚把紧急解毒针抽进针筒,那人就一把将针筒夺过,摔向玻璃墙。针剂碎了。
晓菌愣住了。
愣了好一会。她要站起来再去讨血清,那人很粗暴地将她一把拽住。并强有力地不再放开她的手。那人说,听我把那个人的故事都讲完吧。
可是,那人已经表达得开始艰难了。但那人竭力控制着晓菌的手。
晓菌一巴掌摔着那人脸上。
那人并不睁眼。但他强劲地控制着晓菌的手腕。那人说,你一定要听完。他们事先周密调查,知道了那一带……不认真,银行报警……器,经常误报,一个也是……想钱想疯了的人,故意……到他太……太上班的……网点,等她下班,又不小心,就碰了……那个与110连……通的红色按钮。你想啊,一个月误……报三十多……起,警察还能……高效到达吗?
晓菌哭叫起来。她奋力挣脱,跑着拿来了第二支紧急解毒针。外面人员已经乱成一团。警察在拼命打请示电话,警笛在呜哇呜哇乱转。主办单位一方面紧急磋商,但一方面坚决阻止警察的开锁方案。
晓菌将第二支昂贵的针剂,远离那人地推进针筒。但是,那人惊人地还是把它从已经扎到臂肌的针筒抢过,一把摔到一边去了。
那人说,你怎么那……么………傻呀。
晓菌终于放声大哭,因为她有点明白了。
其实上,那人全身都在肿大、发紫。那一张变形的脸再也不会迷倒印秋了。
那人声音几乎听不清了,舌头估计麻木得很厉害了。他闭着眼睛,你知……道吗,警察确认银……行抢劫案发……生,已经晚……了宝贵的……几分钟。他们在下……班的人……车流中,疯狂飞车……结果,一辆……三菱警……车和一辆……公交……中巴,互相避……让……不……及,从两个方……向飞下了大……桥。四名……警察因公……殉职。有一名……刑警……前一晚刚刚举办……婚礼,……报……纸上……登出了他……的新婚照,那个新……娘……是多么……
晓菌已经明白那人的另一腿也被咬伤。双份的毒加速那人的死亡时间。就是说,那人的所剩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。她根本不管外面的人在争吵什么,她跪在那人身边,捧摸着那人的脸。那人始终闭着眼睛:
报纸上……说,公……交车……五人……当场……死……亡,十七人……受伤……真是血债……累累啊……
晓菌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轻声哭求,不要说了,请你不要再说了!从来就没有什么美国警匪片……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