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宫 分节阅读 5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人笑笑。看着床上洗过澡的大蟒蛇。晓菌又说,书上说,蟒蛇,越人最喜欢吃。传说它的胆可以治眼疾。古人还给它做活取胆手术。真的。晓菌有点结巴地背诵起来:“以杖于腹下来去扣之,胆即聚,以刀割取。药封放之,不死。”古人把蛇肚割开一个小口,把鸭蛋大的蛇胆取出来,再把蛇肝放回去,缝合伤口。蛇就照样活。如果,蛇又碰到捕蛇的人,蛇就会远远袒露肚皮手术伤疤,表明它已经丧胆啦。
那人显然有兴趣的表情,鼓励了晓菌。她说,我外公还说啊,蟒蛇好色。据说捕蛇者头上插满鲜花,它就会死死盯着花看,浑然忘我,糊里糊涂的就送了命。还有人说,蟒蛇钻进女人衣裤后就盘成一团,生死一概置之度外啦。
看到那人愉快的神情,晓菌趁机要求:
轮到你说了。我还是要听美国片子,要不恐怖片。哎,那天你说到那个人把一大袋钱丢进山谷,后来怎么样了?你想起来没有?最后谁得到了钱?
那人说,谁都没有得到钱。他们却开始互相残杀,彼此失去了信任。先是那个受伤的人被抛下山崖,那个老二也跳了下去。老二怕冷酷的老大在上面,拿着钱抛弃他,所以,他抢先扔下了钱。老二在暴雨中找到了微弱呻吟的老三,老三什么也没说,就死在老二的怀中。老二在雨中呆坐了很久,闪电的时候,他发现老三竟然死不瞑目。老二悲从中来,他忽然觉得没什么意义。老二又傻坐了很久,开始在摸黑找钱。每一道闪电都给他希望。开始他听到上面有老大的高叫声,这个声音让他感到安全和依靠,他不断大声回应,我在找钱啊。后来,什么声音都没有了,只有电闪雷鸣和哗哗哗巨大的水流奔腾下山的声响。
老天也许不愿意他们得到这一大笔不正当的钱财。大雨下得像有人翻倒了小河。老二不小心摔倒,滚下了很深的地方。等他醒来的时候,天放晴了,他躺在几畦营养不良的卷心菜地上。安静的山林里,到处都是好听的鸟鸣声。抬头看看山体,他不能想象自己怎么能从那么陡峻的高处,翻滚下来而没有大恙。身上裸露的部分,到处是擦伤破损,只是有一条腿可能骨折了,使不上劲。老二觉得像做了一场大梦,即使腿没折,他也不想再爬上去寻找钱袋了。他拍拍腹部,那天傍晚从衣领塞入棉毛衫的两万多元倒没有丢出来。
老二搭农用车到了小镇。他换了衣服,上了长途。然后坐上火车,一口气横跨南北几千里。他不知道要去哪里,但他知道有人一直在找他。是的,是老大。首先是老大,当然还有警察,很多的警察。因为他被通缉了。逃亡的生活就像是走钢丝,你永远走不到平安踏实的对岸。胃口消失了,睡不着觉,勉强入睡也是噩梦频频。经常觉得有人在叫你的名字,陌生人只要多看他两眼,他就手心出汗,只要是老家口音的人在身边,就如芒在背,甚至视线中突然闪过穿警服的,就心悸不已。他第一次发现,原来这世界每个人都长着有心思的眼睛。
很多很多次,站在钢丝中间的老二都想不走了,他想一头栽下去算了。但是,他心里有牵挂的人。
老大和老二,在逃亡的途中,终于狭路相逢了。或者说,是老大追捕到了老二。他们是在南方一个猪牛满街逛的小镇子的小旅店正面遭遇的。那是事发半年之后。
老大一进门,就反手关了房门。老二感到意外。
逃亡生活使他们有了一样的目光、一样的形销骨立。
老大从进门开始,脸上一直浮着轻蔑的笑容。老大不说话,劈手做了个索要的手势。
老二说,我没找到。丢了。
老大轻蔑的笑容更重了。索讨的手势没有更改。
真的没找到。
老大讥讽地学舌:哦,真的没找到。老大边说边从大衣内贴袋里抽出一张报纸,扔了出来。老二从桌上拿过报纸,飞快地翻了一下,没有什么要紧的消息。老大在一张孩子照片上拍了一掌:看清楚了!你不是为了你的儿子吗!你不是爱你的家吗!你儿子都这样了,你还藏着掖着想躲一辈子?哼!独吞?你吞得下去吗?你想看着你儿子死?!
老二看清楚了。那的确是他的儿子。儿子是躺在病床上被人拍下来的。老大骂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进去,文章说,那个单身母亲的孩子得了急性血液病,急需社会捐款送爱心。不进行骨髓移植,孩子就没有希望。
老二腾地跳起来,就往门外冲。
老大将他一把拧住:少来!你想演给谁看!
老二说,我没骗你!
老大一拳当脸打来。老二鼻子就流出热水来。当然是血。老大第二拳是打眼睛。老二没躲。他捂着眼睛说,我真的没找到,让我先去看看儿子。
别想离开这房间!老大手里的枪直顶着那个人的脑门。那个人才知道枪管顶在额头是那么的冰凉。
他把脸扬起来。他希望能止住血。他说,看完儿子,我们再去找吧。
我不会让你自投罗网。警方已经怀疑了。我只是让你明白该怎么做父亲、做朋友!没想到你他妈是个这么不够义气的混蛋!把钱交出来,我们还是朋友。但是,你想不仁不义,你就别想活着出去!———都说够了!交出来吧!
老二突然把脚边的水壶踢了过去。老大吓了一跳。老二扑了上去。枪声响了,旅店田字形的木玻璃窗,当啷碎裂。两人扭打在一起,老二的后心被狠狠撞在茶几角上,疼得吸不了气,老大可能是踩到一瓶易拉罐滑了一下,也摔到在老二身上,老二本能地去抢枪,扭打间,枪响了。老大瞪大眼睛看着老二。子弹通过老大的心脏,射穿对面肮脏的蚊帐,再钻进墙里一大半。这一枪声音不太响。
老大还在看着老二。老二突然心酸得想哭,他的眼圈红了。他把手按在老大的伤口上,不想看它冒血。老大似乎笑了笑。
老二哽噎:你死了,就知道我没有撒谎……
老大死死看着老二的眼睛。他的眼光,慢慢地从轻蔑嘲弄转为无奈和释然,终于老大点了点头,像耳语一样开了口:你儿子两个月前就死了。你没有看报纸的时间。小东西死了。
老二看着老大枯木般的脸,泪水在眼边打转。他的手紧紧捂着老大的胸口,可是血像泉水一样带着气泡,不断从他指缝中烫手地冒出来。
老大耳语般地说:还等什么你?———逃吧。
老二的泪水掉了下来。
8 我最不喜欢的蛇,是赤链蛇。晓菌说。它阴毒阴毒的,像个小人。赤链蛇是黑红色的,身上一股腥味,有微毒。平时,它总是很温顺可怜,你根本就不会提防它。可是,说不定有一天,它突然就咬你一口,你还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得罪了它。而且,它一旦咬人得手,立刻就溜走。完全不像这里别的蛇,它们都是敢作敢当的。所以,我想啊,人们传说中《农夫与蛇的故事》,肯定是它干的。
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。玻璃蛇宫在静谧的榕树包围中,只有树林深处的鸟儿叽啾叽啾地叫着,好像全世界的南方就它们没午睡。
那人穿着豆灰色的高领薄毛衣,下面是灰黑色的灯芯绒裤,高帮运动鞋。他带来了矿泉水,手里还有好多片像眼睛的树叶。
那人用矿泉水洒湿了玻璃墙,然后把眼睛树叶,一双一对地贴在玻璃上。一对红的,一对黄的,一对黄中带绿的。他贴了七对,最后一对是一只红眼睛,一只黄中带绿眼睛。
晓菌说,它是什么树叶?真好看。这样贴,就像人的眼睛,像吊眼角的丹凤眼哦。那人说,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树,每次来它都往下掉,现在都快掉光了。特别吗,让你看看。
这双是我的,我是红眼睛。羡慕外面的人,现在都成红眼病了。印秋身体不佳,应该是这双生病的黄中带绿的眼睛。你是什么眼睛呢?这双?晓菌在玻璃里指着一双黄眼睛。
那人摇头,都是别人的眼睛。我的眼睛是闭起来的,我希望别人都看不见我。晓菌本来想开玩笑说,你是这双黄眼睛。色狼的眼睛都是黄的。后来,她没说出口。因为那人的表情,让她感到不能开玩笑。
他拿着红电话,坐上一块石头上。屁股下面是看过的《法制文摘报》和《体坛周末报》。
印秋看到那人表情十分复杂。一会儿显得十分羞涩,并不断地做出低眉顺眼的羞答答的表情,一会儿严肃威风地指挥晓菌这啊那的。但那人并没有注意她的变化,印秋后来干脆腼腆万分地到那人和晓菌之间走来走去,那人还是没太在意,走了几趟,印秋好像就没了表达兴致,回到沙发上又开始织毛衣了。她速度极快地编制、又狂乱地拆掉,反复都是不满意。
有两个背着大书包的小男生溜进公园。跑到蛇宫这里,一见到群蛇,就一惊一乍不停地惊叹、争论什么。晓菌没有搭理小男孩,她兴致勃勃地在给那人讲蛇的逸闻趣事。因为总算印秋不再指点她这啊那地屡次打断她。
晓菌说,说到了小人,那我们也要说说我们的“大侠”,应该说它叫“孤独剑客”。它是谁呢?看!那!它就是眼镜蛇!嗨,你别害怕呀。眼镜蛇其实是非常高贵的蛇,有教养、有气质。它反应敏锐、武功高强,但它从来不主动侵犯别人。当然,如果你让它感到敌意,那你就等死吧。武林高手不是都这样吗,要么不出招,一出招就非出人命不可。如果没有恶意,你拍拍它的身体、脖子,它都允许,虽然,它脖子可能扁起来了,但它绝不伤害你。
眼镜蛇是孤独的。它不喜欢像菜花蛇一样扎堆。有意思的是,那些无毒蛇偏偏喜欢招惹、欺负眼镜蛇。不知道它们是如何进行纠集勾结的。反正集体行动挨到眼镜蛇身边,一大呼隆地对着眼镜蛇挤呀挤呀挤,压啊压啊压,眼镜蛇一旦发怒,只要一扁起脖子,它们立刻四下逃窜,腿慢的家伙就被眼镜蛇咬住了。因为眼镜蛇的动作实在比闪电还快。
有一个现象很奇怪,就是无毒蛇的流氓行动,从来不会有任何一条有毒蛇加入。不知道是毒蛇们有类别的尊严,不屑于掺和进去,还是无毒蛇们压根就不敢招呼有毒蛇。反正这种局面有毒无毒是泾渭分明的。这种聚众挑衅,也永远是以无毒蛇们落荒而逃为告终,只是用不了多久,那般贱骨头们又骨头痒痒了,于是这种团体寻衅滋事的一幕又重新开演了。
晓菌始终笑嘻嘻的。因为,晓菌第一次明显感到,那人的眼睛在专注地看着她,而不是像以往那样,看着看着,焦距就透到她眼睛后面什么遥远的地方去了。这一次,那人显然是被迷住了。那人说,这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蛇的故事。有来生的话,我就做一条眼镜蛇吧,做一条你认为最侠肝义胆的眼镜蛇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