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宫 分节阅读 3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外一个朋友,就是老二,只好冒险给受伤的朋友动手术。其实他一点药物知识都没有。只能像原始人一样处理他的伤员。他用火烧烤过的刀划开伤口,先把子弹挑出来。溃烂的伤口,像个烂柿子。他从烂柿子中很容易就挖出了子弹头。然后,挖掉恶臭腐烂的肉,再用火烧烤他的伤口。手术中,老三一直像野兽一样地号叫,几乎要撕了他。这样痛苦的叫喊,令老大生气,因为这是危险的声音。老二的手术也因此心慌意乱而做得手忙脚乱。也许正是这样,伤口里的细菌没有统统烧死,老三白白地被痛苦折磨一场,伤口又重新化脓溃烂。老三烧得更厉害了,骂人说胡话,说非常下流的话。
当天晚上,下起了雨。天非常阴冷。大哥叫过老二说,你去把他处理掉。天亮前,我们出山。
老二没有动。他知道大哥的意思,因为大哥不止说一次了。妇人之仁成不了大器。但是,那个人还是下不了手。他走进了大雨中。实际上,他也知道这样拖着,大家都会饿死,他也许下意识就是想让别人的手杀人。所以,他回避了。等他回来,受伤的老三的草铺空了。大哥脸色铁青地站在洞口。和他一样,全身湿透了。
大哥说,走!
老二没动。闪电中,他听到山崖下隐约有人的声音。大哥的脸更青了,像青铜一样,黑湿而狰狞,有点怕人。
微弱的呼叫声像细箭一样,透穿他们的耳朵。
大哥说,下去!搞定再上来。
那个人感到了危险。
他突然把装有一百多万元的编织袋,一下抛下山崖,在他大哥还没反应过来,就一纵身下了山崖。这个动作,他后来经常反复回味反复自我审查。应该说,在巨款面前,他失去了对他大哥的信任。他就是感到危险。也许还有什么说不清楚的东西,反正在他大哥的眼睛里就是看出了危险。他没有办法信任他大哥。
那一个闪电太不好了,它把他大哥的形象损坏了,只留下残暴冷酷的面目。他觉得自己也冷酷残暴。他也非常讨厌自己了,他想他的动作,在他大哥眼里也是非常贪婪自私的吧。事实上,他不是也很自私地担心会不会吃了亏?原来都是非常好的肝胆朋友,巨款面前都变了形……
晓菌说,这片子到底叫什么?
那人回过头来。看了好一会晓菌,没有说话。
好像是《a级通缉令》。那人点了一支烟,深长的烟雾在他口鼻中细若游丝地慢慢逸出。晓菌正想追问,然后那人却说,下次再说吧,就挂了电话。那人总是这样,说走就走了,没有任何黏糊眼光和语言。
晓菌和印秋看着那人拉起风衣后领,转身走进了夜幕深处。
5 下次并没有再说这个美国片。尽管那人第二天下午就来了。晓菌倒是提醒他继续讲下去。但那人说,有点和别的片子混起来,等他回忆清楚了,会再讲下去的。他讲了城里人乡下人的故事。他说,有一天,有个乡下人和一个城里人同坐火车。城里人说,我们打赌吧?互相提问题,要是谁答不出来,就输给对方一块钱。
乡下人说,你们城里人比乡下人聪明,这样赌我会吃亏的。要不然,你输了给我一块钱,我答不出,输给你半块钱。
城里人自恃见多识广,就说,行!你先提问吧。
乡下人说,什么东西三条腿在天上飞?
城里人想了老半天,答不出来。就输了一块钱给乡下人。然后,城里人向乡下人提出同样的问题。乡下人老老实实地说,我也不知道。乡下人就输了半块钱还给城里人:这是你的。晓菌笑弯了腰。因为轮流讲,晓菌就讲了个蛇的笑话:有个人养了个聪明的儿子。有一天,他爸爸教育儿子如何面对眼镜蛇的袭击。儿子听了几句,就说,我知道了!如果眼镜蛇一旦袭击我,我首先打破它的眼镜!
那人牵了牵嘴角,表达了笑意,十分礼貌。
轮到你说了。晓菌说。
银行遭到抢劫,丢失了一条价值连城的项链。没有发现嫌疑人,只发现银行大厅躺着一个醉鬼。警察把醉鬼的头摁进水桶里一分钟,审问:项链在哪里?再摁进水里,再问。反复了几次,醉鬼实在坚持不住了,大喊起来:停!停!停!你们换潜水员来找吧!
晓菌又笑得揉肚子。他们都没注意到,印秋在忘情地玩一条婴儿大腿般粗的大蟒蛇。她在像踮脚尖那样,提着嗓子哼着歌,近乎载歌载舞的样子。那人以为印秋就是这样喜怒无常的女孩,而晓菌,因为有那人相对,根本就快乐地忽视了其他。
笑完,晓菌偷偷从脚边拿了一段蛇蜕,突然盖在那人脸上,当然是玻璃挡着,但那人被狠狠地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地往后躲闪。
晓菌说,我又没有拿蛇,这只是蛇皮呀!那人有点不高兴,没再说话。晓菌有点怕他生气走了,不再理他,又赶紧巴结那人。
对不起,我只是想逗你一下。你不会生气吧?
那人说,我不生气。可是,那人不再说什么了,只是抽烟。晓菌注意到,他通常把烟抽完作为一个告别时。晓菌担心他抽完这支烟要走了,就说,我以后保证不吓你了。我保证。我们再说点什么好吗,我喜欢有人和我讲话。你是生我的气了,对不起,你不要害怕好不好?
那人在看晓菌。看着看着,突然掉转眼光,不再看回来。
晓菌仿佛觉得他的神情很异样,有点什么东西吹进了眼睛,也像是哭了。
晓菌感到费解和惊慌。她非常怕他抽身离去,她急急忙忙地说,你知道吗,蛇里面最贪吃的是谁?又是谁是女孩们的最佳舞伴?我告诉你吧,黄蟒蛇是最贪吃的。除它之外,所以的蛇都是不在乎吃的,它们都是值得女孩学习的减肥好榜样。印秋以前就怎么表扬过它们。秋姐,对不对呀?
印秋没有回答。她对着一条盘踞桌上的黑眉锦蛇,在窃窃私语什么。
那人还是没有转过身来,但电话还放在耳朵上。所以,晓菌往下继续说着:黄蟒蛇的腰身是最难看的,粗壮傻气,成天吃吃吃,好像整天肚子饿。你不给它吃,它就满地乱吃,什么石头啊、蛇蜕呀、袜子呀!捞到嘴里就吞。我们不让,它就以为我们和它争抢,扑上来就咬人,而且是连口咬,一口连一口,好像要把你的手吞下去才甘心。
那人转过身来。晓菌高兴得笑弯了双眼。那人也笑了笑。
晓菌如获特赦,眉飞色舞。我告诉你,最喜欢跳舞的蛇,就是黑眉锦蛇。黑眉锦蛇可灵气了。它简直就是艺术家。晓菌指指和印秋讲话的那条蛇,你看,它的皮肤多么光滑漂亮,它没有一点体臭味。它是浅绿色的,有点带黑,它的脸上有两条特别的黑眉毛,所以它叫黑眉锦。它特别会摆造型,虚荣心很强,登台表演的时候,我们都喜欢带它上台,它会在音乐声中,在你脖子上、头上绕啊绕的,一直到把你打扮得像个多头蛇妖,你要不及时给它拍照定格,它还不太高兴呢。我看它们是蛇里面最骚包的,对口职业是三陪小姐,对不对?
印秋突然把那条黑眉锦蛇拿了过来,对着那人就舞蹈起来。那人有点发憷,脖子又开始一点点往后直了。晓菌知道他是害怕了。
印秋说,到交换口来。你摸摸它!
那人摇头。印秋说,你到交换口来,你要摸摸它!它比任何男人都可爱!
那人点头同意。可他不愿意摸黑眉锦。难得印秋投入,晓菌很讨好地帮腔:它没有毒,皮肤摸上去很舒服的,凉凉的。你试试吧,不要紧。
你到底来不来?!印秋说。
那人有点发愣,看得出他内心恐惧。晓菌捂着话筒,回头对印秋说,你不要那么凶,好好劝。他是个胆小的人。
印秋说,我到那边等他!她端着蛇就过去了。
晓菌对那人说,你也挑战自我一下吧?再说,你平时都不搭理印秋,她其实也很寂寞难过。只是她不像我那么缠人啦。可怜可怜我们两个“犯人”吧,好不好?就去摸一下吧,让印秋高兴。她对你很好的。真的,她最近心情不好,她恨这里、恨我了。
那人还是不想去。那人把烟掐了,可是身子没动。
求你啦!不要这么胆小嘛。男子汉大丈夫,怕什么。
晓菌把手指张开,一巴掌压在玻璃墙上。那人看看她,看看她的手掌,然后把自己的手掌也对了上去。那人的手比晓菌大了一节指头。晓菌笑起来。那人说,你的眼睛真像一个人啊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